要人命的乳腺炎

非哺乳期乳腺炎找上我,只能正面迎戰,從去年12月至今,由一開始的硬塊到發炎,後來變成超級大膿包,最後被醫生又擠又割開處理⋯我只能說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這有多要人命!

回娘家的這段日子,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休養,因為頂著大膿包四處走真的很痛!一些朋友間的聚會也都是吞了止痛藥才能如常赴約,採買日用品時帶著朝偉更是非常吃力,妳能想像痛到冒汗還要四處追著他跑的窘境嗎?

終於在一個晚上,左邊乳房的其中一顆超級大膿包爆炸了,像土石流一樣一發不可收拾。我剛幫朝偉洗完澡正要幫他擦乾穿衣服卻寸步難行,每走一步膿就狂流⋯

於是,我先胡亂把他擦乾請他先等我一下,可是超級大膿包它本人應該是忍太久了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沒有要停止的意思。然後,裸體的朝偉開始在房間裡奔跑,撒了兩泡尿,還試圖想自己穿衣服無奈怎麼樣都套不進,一直到阿英外出回來他才有衣服穿。

因為擔心感染更麻煩,第二天我狠下心把朝偉丟給阿英到專科診所處理破口,沒想到昨晚流的只是1/3而已,剩下的由醫師動手擠,那兩個小時是繼生產後最可怕的經歷,我痛到閉上眼睛想說死一死算了還一度看見了菩薩,那種痛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無法想像⋯

回到家後才知道,我受苦的那兩小時裡朝偉也一樣,從來沒有離開過我身邊太久的他歇斯底里找媽媽,還因為哭得太激動而吐了一地,但之後情緒有慢慢平撫下來。我趕回家時看到他小小一隻坐在門口等我,一看到我笑得好開心飛奔過來緊緊抱住我的腿,我的淚崩盤了⋯

另外一顆膿包因為在皮膚組織底下太深它無法自己爆,所以由醫生做局部麻醉割開清除。刀劃下來那一刻我以為已經是最痛了,沒想到深入進來弄破膿才是痛到頂點,因為那裡的神經麻醉不了,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!

這段時間與乳腺炎抗戰,很多時候痛到只能躺著或坐著,要張羅朝偉吃喝拉撒時也都得吃了止痛藥才能勉強行動,更不用說陪伴了。兩歲的他似懂非懂,有時候會自己找樂子玩、有時候會故意惹我生氣想引起我關注、甚至更頻密討抱抱(可我真的抱不了)⋯而我只能在他睡著後的夜晚一遍遍親他的臉頰告訴他:對不起,媽媽真的太痛顧不上你⋯

這場戰打得心力交瘁,多個夜晚偷偷躲起來哭覺得自己沒有希望了⋯但又有點不甘心就這樣被奶奶打敗,於是只能盡其所能讓自己趕快好起來,其他的就交給老天,希望祂能看在我還是一位母親需要照顧孩子的份上疼惜我。

究竟為何我已停乳超過半年還會患上乳腺炎?醫生有不同的說法,有說太累免疫系統下降、有說當初斷奶沒有處理乾淨留下後患⋯不管是哪一個,希望我的經歷能夠給妳一個前車之鑑。

圖為太無聊的兩枚屁孩玩起磕頭遊戲。朝偉在這裡過得還算愜意,只是媽媽我不能離開,他的世界會崩塌。

臉書粉絲專頁:阿秤當媽了Kind of Lif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